第527章 强弱悬殊(1 / 2)

加入书签

事情展得太,众人一秒还大骂房鹤不要,明明输了,果输不反而继攻击一后辈。

而且还那种下的招式付圣女!

虽然多人并清楚他九一春的底细,但看那掌的样,再加阴阳道日里的事风格,也不难到一二。

结果眨眼,中鹤竟被圣女掌击退。

大家了揉眼,今天不是打方式有不对,是圣女败了奚老,如竟然连阳尊者然也不她的对

大家很没功夫考这个,一阵布撕裂的音响起,只见房鹤正扯了房龙衣服,他压在-下,那样子乎要将就地正

,是我!”房拼命挣,可惜的力气里比得房中鹤,他平日没少这欺负女,很享对方反挣扎的子,那他越有服感。

他是万没想到朝一日己竟然会带入害者的色。

在这时只觉得面一凉,裤子直被拉扯去。

了完了!

房龙泪都快来了,然要被个男人样,而对方还他父亲。

关键还当着么多人面!

算完事,自己怕也会为全天的笑柄,根本没活在这上啊。

饶是之最讨厌的李飞也忍不倒吸一凉气,一幕实有些辣睛。

殿中诸多弟子下识捂住屁股,仿佛是在怕什么样。

些天魔的女弟则是一个惊呼用手捂脸,只过指缝得格外,那神仿佛有兴奋。

“哼!”

一声哼响起,房中鹤叫一声,被直接飞。

直接撞了一颗树上,里大口着鲜血。

卢散站在不处脸色青,如他自认是一教主,又会允许此闹剧生。

遥尊者天地尊对视一,皆是出了对眼中的然。

然房中此时中在身一本事施不出来,但毕竟大宗师为,竟这般隔被击到么远,接身受伤,卢元的修似乎比们预想还要高得多啊。

此时中忽然片哗然,因为房鹤此时性发作,已经彻失了神,直接着旁边大树疯地打-起来。

很快裤那里血模糊,得众人皮发麻。

房龙是咽了口水,是他还自己身,如今输出的是我了。

想到里他感涕零地住卢散的脚:“谢谢卢主,谢卢教主!”

的菊-终究没变成向葵,他在感激认对方爹的心有了。

卢散元弃地一将他踢,然后色凝重望着祖:“没到师姐为又有进。”

刚刚也别人看出来,又哪里得过他眼睛。

两人对之时,对方暗将元气入到秋泪体内,这才将中鹤的毒反震回。

开始他实认为可能是间月,对方展出来的手,整仇池,了她之哪里还其他人得到?

虽然不白她是何脱困,但现考虑那已经没意义了,当务之是先解掉两人。

祖安微一笑:“我倒觉得红这段时进步神,都能上一辈高手交了。”

秋红泪了他一,面颊晕,这伙口气气横秋,和师还真像,也不知他咋这熟悉师的语气。

不过此时更的是开,对方这么多面前撑,让她到战胜阳尊者荣誉。

身为修之人,当然清一场场胜利带的信心修行有么巨大帮助,别是这越了不道多少的胜利。

“圣确实厉。”卢元也不不承认红泪的资,就有云间暗中相,但上的毕竟她,无是各种略还是计,都一等一厉害,“教徒弟方面,不如你。”

必戴高,”祖神色一,“你上作乱账,也好好算算了。”

场中时一片然,大原本看房中鹤那里和棵大树谁更硬,吃瓜吃正香呢,谁知道听到这的消息。

云教这话是么意思,好像是副教主谋叛乱?

那之副教主直说云主最近要闭关炼,所没法露的说法值得玩了。

遥尊者天地尊对视一,都看了对方角的笑

两人就觉到了些不对,可是没有任证据,是一个容自己弟子,个授意己的弟,想办破坏这的婚礼。

原本们也只不想天宗和阴道彻底合在一,挤压自己门的生存间,万没想到今起到效果这好。

今不仅门婚事汤了,且云间的出现,和卢散之间恐注定有场龙争斗。

散元哈一笑:“和我算?师姐怕还不楚如今形势啊。”

他一招,无数兵从院口鱼贯入,将场众人围在中,同时数弓箭从院墙方现身,将利箭准了场每一个

都是战上的破箭,上闪烁着色符文,专破修者元素罩。

中不少纷纷色,有长忍不住道:“教主,什么意?”

“什么意?”卢元傲然,“当是顺我昌逆我亡!”

此言一,他满长发无自动,仿佛有个风机在脚下吹般,衣也飘了来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