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十一章 机会(1 / 2)

加入书签

时间知不觉已经过了四个月,在段时间,品良过不断学习和力,已基本上清了办室的各基础业,李主见他每往返过辛苦,是帮他大院里到了一空置的间,备一张床简单的子,就为了品的临时所。

着不断环境事的熟悉,总是能现人与之间存的各种盾,就县政府毫不例

积怨最的自然数马县和李主二人了。

马县认为李任办事力,多大发雷,而李任却反为马县专横跋,蛮不理。二互不相,不止次在言上发生冲突。

按照常来说,政府办室主任县长是全没有冲突的要。可主任偏是个性中人,使面对己的领也丝毫让。

于品良人诚恳在,聪好学,快就取了李主的信赖。办公室张副主已经到快要退的年纪,因此对多事务懒得过,李主迫不得就把手上许多琐的事都放手给了品去处理,好在品不负期,总是把事情理的游有余,使得李主对他刮相看,加赞赏。

至于县长,欣赏品的才华一点是庸置疑。直到一次,良侥幸到了和县长一外出的会,工结束以,马县在饭桌不胜酒,品良自作主地要去他挡酒,一场下,近两的白酒灌下肚,品良却是略有意,众无不惊,整个上的气瞬间就闹了起

长本就酒,见良如此乎常人酒量,仅没有怪,反更是喜有加。此以后,偶有机便要带品良一出入酒,品良因此得了更多马县长流的机。也正通过多交流,县长发品良不单是字得好,且对于多事情有着极出色的解。

才如命马县长便在心中了提拔良的打

......

1996年5中旬,县长为培养品,交给他一项出学习任务,要一个的时间。接到通后,品当天就到家中秀华商起来。

“这是县长有栽培你,你万万可推脱。”秀华重心长道。

“这我自知道,县长待有恩,是你怀身孕,要照顾谦,怕这一离,家中又免不作难。”品良担道。

“家中的我还应的过来,你只管你的,要挂虑。”

地里的子怎么?”

良刚说,秀华时便陷了沉默,6月5就是芒收麦子日子了,夫妻俩思右想,也想不什么妥的办法

尽管放出去,里的事时由我想办法,那么多苦都吃来了,不差这次,想当年红长征两五的坎挺过去,我们又算的什么呢?”片刻,秀华气坚决对品良

品良仍存犹豫,秀华在断地劝下,总是让他出了决,秀华心底里希望他过这次会。

走前,良特意到了父家中,二老备了自己打算,希望他能够在麦的时多多帮,免得华一人难。

“你自己在家好种地,外面潇去了,倒让我帮忙?初既然分家,就各顾的,我生你养,又不你的,倒好,好意思麻烦我。”刘国显得分气愤,当下就品良骂个狗血头。

“随你们吧!”看徒说益,品便甩下句话,叹着一气离开

......

六月个收获季节,家户户沉浸在收的喜当中。家老少齐出动,携上农,戴上子,搭汗巾,着酷暑往地里麦子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