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十章 荒诞的想法(1 / 2)

加入书签

当品走出屋的时候,外面的象已是装素裹,空中飘的雪花时极其微,不要落于处。品不再有于赶路必要,带着沉的心情,缓慢地着车子在雪地,沿路处张望这场雪特的,是带有伤氛围景色。

眼看着花又有要变大迹象,良停留原地踌起来。时的他海中又始了各胡思乱,从儿到成家种种令深刻的忆,一幕浮现了他的前。他考着人的意义竟何在,是否真要在漫目的的妄中度余生?其如此,倒不如断的尝碰壁,荒诞的法中以求改变状的机

到秀华那个梦的白棺,品良内终于诞了一个本上毫意义的法,他上车子,快速地着县城方向骑过去。

县城里上的的已被碾成了薄的一层,品良担车子打,就推车子步维艰地直走到县政府大门口。正准备去的时,却被口值班门卫拦,出于奈,他好将车停放在处站到门口,每个进的行人车辆都认真瞅两眼,不知过多久,一直没等到马长的出

似是看了有些对劲,询问下知品良算找马长的时,更是不打一来。

“去去去!马县长理万机,你找他甚?若有什么屈,去你们乡政府的解决。”门卫只尽快将前这个貌不扬年轻人速赶走,于是言尖锐地道。

良刚想个借口饰过去,可依旧不住门地阻挠,迫不得只好推车子走了县政门口的面。

花又变大了起,品良冻的在地来回步,看来往的辆内心躁不已。他心想这样傻下去终不是个法,于灵机一,跑到附近的市里买盒烟,称上一瓜子,到了门室,推门走了去。

良笑着两位门发烟,将瓜子在桌子。门卫到这个轻人如热情,是有些好意思,于是便意品良下,耐地与他互攀谈起来。

“大爷,我来找县长倒不是什要紧的,只是两句话跟他说,说完就,绝对会有过的纠缠。”品良动说道。

“我你这小子倒也个实在,马县的车已出去多了,不何时才回来,会你见他莫要什么过的举动,免得我工作上做。”

“大爷放心,点我完可以保。”

过和门的交流,品良总得知了县长是的什么,于是便省下了多功夫。由于门室里面较暖和,品良因此耐住性子续等了去。

看到了午要吃的时间,品良又趣地走外面掂两个菜两个门一起吃起来。吃到一的时候,只见门一辆黑的轿车了过来,门卫连放下手的筷子去开门,并告诉良说是县长的回来了。

品良闻,心瞬间变有些慌,跟着出门卫,站到马县长轿车前,礼貌地躬下子,并手打招示意。

车里的机见面站着一人,于连续按了喇叭,可眼前人却依笑着点,显然没有离的打算。司机有生气,将车窗开冲着良喊了句,表让他赶让开。

品良见轿车开了,连忙到车的旁,对司机说己想要马县长面。司觉得眼这个人些不太常,担出事,是赶紧令门卫品良给发走,关上了窗。

快,车的门卫和品良将起来,吵闹的音不一儿就传了正坐后座休的马县。马县睁开眼向前探探头,细打量来车外个想要“闹事”人,突觉得有眼熟,是安排机把车停了下

长打开窗冲门摆了摆,并示让品良来。

良总算见到了己期待马县长人,立就带着意靠了去,他心马县会忘记己,连自我介地说道:“马县您好,叫刘品,就是前在市您同我过话的位,您夸过我写得好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