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变动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吃的饭,要多嘴。”这时在品良旁的副队轻轻拍了拍的大腿,并低声醒道。

“哦?位小同有什么解,倒说来听。”此的马县放下手的筷子,饶有兴地看着良道。

品良微抬头环一周,做思虑,便决定再顾及围人的神,毅决然地出了自的见解:“我县是平原地,虽依山傍,但却着一个天独厚优势,就是交便利,近的几县城均法比及,因此修道路对县有着大的意。而且着国家济不断进步,动城市展是必趋势,市人口会因此剧增加,届时作城市的心道路,主车道有区区个车道远远不。因此觉得,长久发来看,的宽度是差了许。”

“呵呵,你当我这里是安门呢?四个车若还不,那岂是家家户都买起轿车路上开?”听品良的解,韩长当即出了不的表情反驳道。周围几也循着局长的点随言和,表赞同,们一致为,要到家家户都有轿车的那水平,直无异痴人说

轻人想大胆固是好,毕竟不成熟,虑有所缺,还要增长闻,多进步啊。”此时外一位导对品做出了价,希借此打圆场,这个话掩盖过

倒觉着个小同说的很。”马长脸上现出满的笑容,情不自地鼓了掌对着良道,“你这话,算是到我心去了,可惜现木已成,若不我当初排众议,恐怕此修的还窄上一。”

县长几话就说韩局长面无存,不过自也没人于去跟位县长反调,中纵有般不服,也只点头称

是我身能多有个像这小同志般有远的人,该多好。”马长向品投放出许的目,不禁叹道。

......

冷的冬再次降,市政工作也入了慢奏的时,单位的人也都因此到了更充沛的余时间,并沉浸准备过的喜悦中。此的品良独自一坐在办室里愁不展,不吸烟他也有有样地着别人燃了一香烟,口又一地吸了来。

于政策一些变,许多位都已开始了除编外员的行,品良这件事风声也有耳闻,他深知为临时的自己次必然受到波,只是有想到情来的此之快。他在市待了将两年的间,早慢慢习和喜欢了这种定的生

,他即就要失这份工,失去里的一

离开了政,今又该何何从呢?品良不地思考这个问,却始没有答,况且华又怀身孕,果没有稳定的济来源,整个家无疑又再次陷困境。

他恨不现在就拿到学考进编内,从能紧紧住属于己的铁碗,可实显然不会给缓冲的会。他有关系背景,没有钱到处打,只能靠自己努力一步去不争取。

......

一天最还是到了。接通知的一刻起,品良的仿佛坠了万丈窟,面着同事的安慰,他只得作镇定,并强颜笑着去应大家好意。

马东是良这两在单位最好的友,当得知品真的将离开市的时候,他再也制不住己的情,眼睛间变得润起来,并不停询问品是否能想想办留在市

良清楚,他自己经实在没有任办法了。

马东曾找到自己的亲,希父亲能手帮忙决品良作的事,可马父亲并想在一“外人”身上浪功夫和源,于直接就绝了他请求。

傍晚下的时候,品良收好自己东西走了市政院,他着眼前个无比悉的地正要做告别。时院子的马东骑着摩车紧跟出来,拉起品的手,意要请良吃饭。品良没拒绝,也正想着吃饭机会,起喝点发泄出己心中郁闷。

二人来一家小馆坐下,酒过多之余,始慢慢忆起这年在工中的点滴滴,每说到情之处,马东就发在心替品良得大为甘,却无可奈。他深品良出的工作力,乃于每次务但凡品良的在,他心里都有种莫的踏实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