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工地收费(1 / 2)

加入书签

到达的地后,品良和东二人车朝着地里走。王有则是坐副驾驶,依着车慢慢点了一根烟,静地等待两个年人铩羽归。

到工地,品良了顿精,不断用心里示来克心中的惧。他道,自此次不露出任胆怯的情,哪极其细,一旦捕捉到,就会为次收费行动上来很大困难。

反观马,则是些神色张,甚心里开打起了退堂鼓。良不断复他那张的心,并加鼓励,后总算让他定了心来。

二人到了工一处正施工的方。马衣着制,亮出自己的法证,要求干的工人停下手上的工。他按品良的求,写一份停通知书,准备下给工地负责人。

工人一时间不清头,看到人的派,自然愿贸然政府部的人无无故闹起来,们明白己不过拿钱干的人,是均选静观其,等待示。

时,工中有一似是领的人站出来,面笑容同品良人搭话,并问明意。

良从容定地向指出了地关于自占道面的违行为,厉声苛着要求工地的责人。

那领头看品良人虽然轻,但显然不招惹,非三言语就能发走的。他自己是不想揽事,一处理好,反落个乱主张的声。想庄总人项目部,于是就品良二带到了目部庄的办公里,让总来跟人交涉。

“您,庄总,我是咱住建局政的。”

“您,请坐,请问二前来是什么事?”庄用着并标准的通话回道。

良则是借口音断出庄应该是方人,非本地,心里瞬间轻了不少。他自然坐在了发上,马东将工通知给庄总。

庄总外貌上看是一四十多的中年人,是个工程目的主负责人一。他头虽然高,但容却格干净,上一双炯有神眼睛,身上下透射出种精明气质。看着递的停工知书,时间陷了沉思。

品良没有趁提及收的事情,而是按自己的法先跟总天南北地聊了天,知不觉两个人已经聊有说有。坐在旁的的东插不一句话,他不时看向侃而谈的良,竟平日里像变了人似的,不由的心中为良的口竖起了拇指。

然而品如此大口舌并是为了天而聊,他在话的同,总是经意间马东的庭背景用在自身上,糊其词道出自的亲戚市里是何显赫人物。品良越说的隐,庄总倒越是信,更品良那年龄不的谈吐确定这年轻人然是有定实力,便不过于小

聊了有久,眼时机也不多了,品良打把话题移到正上,于说道:“庄总,知上您看过了,上面都的明明白,咱违规在,多少决了这问题,要耽误们工人活才是。”

自然明品良的思,加二人聊许久,便不想再了面子,准备将尽快打走,于笑着道:“好说说,您这样小弟,我财务支50块钱来,你也不必收据了,这些钱们拿去我请你吃饭了。”

的马东到庄总话瞬间眼放光,他能够到,庄既然吐50块的口,样让他80块出来也然不是事,这收费能如此顺可谓完出乎他意料,中不免暗窃喜来,他向品良,准备赶拿钱走

良却依不慌不,丝毫有要起的打算,反而说:“庄您说笑,票据一定要的,这钱始终要经财的手,们可不擅作主,只是照收费准的话,50块实在交了差。”

“那看按照准多少适?”

“需要3000钱。”

当品良出这个字的时,马东庄总都着不可议的眼看向了,并一以为品是否因误而说了话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