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刘跃田(1 / 2)

加入书签

刘跃接受过好的教,在村的所有轻人中,他格外赏品良,并多次誉有加。他不止次说过:“要是在古代,品良这子啊,对是能上进士料。”热爱书——尽他的字不怎么,他也过品良的诗集,他始终认为品是一个华横溢人,可的是品偏科严,在数这门学上完全窍不通,以至于高中都考上,过了往深层次展的机

田喜欢品良写,往往过午饭上药箱坐就是下午。良内心很敬重位长辈,两个人是能有不完的题。趁这个机,品良免向这长辈发肺腑倾一番,出了近的遭遇一些想,毕竟田大爷见过世,颇有历的人,同他流,肯对自己所帮助。

“说你今年十有几?也确是该找事情做,总这一直下迟早会你的这本事埋下去,眼下咱百姓除本本分种地,实在无他事可。”刘田唏嘘

了今年好24,不管苦累吧,养家糊就行,究不想着。”良应道。

“工的事情帮你打打听,有文化,最好还适合些面的活。”

事,我讲体面,能混口吃就成。”说着,品良嘿一笑,担心跃大爷考的太多,最终成了事。

“容我想,这应该算上什么事,只到时候作是好我也不保证,得看你己作为。”刘跃若有所道。

“哪还顾上什么坏,您替我操份心我已经感不尽了。”听见戏,品自然不错过。

“那好,如今你安心过,能不成来年我消息是。”

听跃田爷说罢,品良再感谢,跃田则摆了摆,示意手之劳,不必言

,品良这个消告诉了华,二夸赞跃大爷为的同时,也对他中的那工作充了幻想,尽管对们来说个活计行,可有谁不往好的处走呢?

今年春节像年一样味十足,人们总能在匆之中收着喜悦。

新的年到来,品良和有人一于年初完了自的几家戚。炮的火药还未散,人们经做好元宵节的准备,甚至期在今年集市上有烟花会,天放着绚多彩的花,地则有临的民间术家搭子表演目,到候再加小商贩吆喝,众的喝,孩子的吵闹各种声交汇在起,别一番生。待半活动结后,各各家闭门户,围彻底静下来,所谓的年也就是画上一个圆的句号。

可品期待的不单单是这个,他更多则是期跃田大为自己来工作面的消。他担跃田大会因过行往繁而忘记这件事,但是又在不好思前去问,于只等坐家里干急,徘不定。

终于,了正月五那天。品良一早就听敲门声跃田大在门外喊自己名字。良连忙下手头东西,起钥匙路小跑出堂屋,热情地了声跃大爷后,便开了,请到屋厅里下。

跃田不关子,坐下就接道:“想必也让你等了吧,作的事已帮你听好了,就在咱县城里,我有一关系要的战友那里,他提前好了,到了城你直接他便是。”

您费心,只是知是什工作,好有个备。”到是去里,品心中多有点没,主要是此处离城里四十多地的路,往返然是个烦。公车价格贵,肯消费不,又不总是厚脸皮借家的摩车,想自己家唯一的通工具是那辆婚时买的已经显破旧二八大了。

“具体是么工作也说不白,只道我那友在市工作,不知具是个什单位,也属于府部门,在那里给你安个临时的岗位,你好好,找机争取早转正,时候也是个端饭碗的了。”跃田答

......”良低下思索了刻。

“怎么?喜欢这工作,是有什难处,尽管说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