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外出的年轻人(1 / 2)

加入书签

说是辉一日在街上,偶然看某位路兜里装现金,直为钱困的他得心痒耐,整人便鬼使神差地随其后,趁其不用手将里的钱速摸了来。光心怀忐地紧紧着钱走许久,于找到个无人角落处,小心翼地数着己手中“战利”。

辉此次是尝到甜头,觉得这来钱属容易,中的贪跟着不放大。下来的日里,一有时就去街寻找“物”,后虽得了几次,可当他次行走罪恶河的时候,还是难湿了鞋,最终被发现,了现行。

一听有小偷,周围的便熙熙攘地将辉团团住,大显然都小偷的为深恶绝,相之间议纷纷,至咒骂绝。

“哦呦!就说这乡下人,来我们里挣我的钞票不够,还要做些下三的事情。”

“上次我钱无缘故不见,肯定是这些地人捣鬼。”

“......”

众人说心中气,其更有脾暴躁的不住性,在周部分人怂恿下,直接将狠狠地光辉踹,接着多的人随其后,你一拳一脚地他们眼的这个偷殴打来,在心中宣着各种满,伸着正义。

看热的人不会儿就整个路围了个泄不通,光辉蜷在人群间,自理亏的羞愧的敢抬头,逃也逃出去,得白白受众人拳脚和扯。怎众人似没个休不说,手反倒来愈重。

不知后是谁了警,警察到的时候,费了些力气才人群疏开,警看到光的时候,发现他已遍体伤,奄一息了。

警察众人询原由,围没有何一人认自己了手,的只是光辉偷行为的责和谩,并建警察同对这种偷一定严格处,不然个城市本好好风气迟都给这人搞的烟瘴气。

至于后来又生了什,没人说出个细。只大概知光辉在出所对己偷窃行为供不讳。的伤势由于没医治的因一再延,最脚部落了轻微残疾。

同乡的把光辉所里接出来,辉的家自然也知了他外面做了偷东西这种丢现眼的为。

回到老之后,生的事很快就了出去,光辉碍面子,长一段间都不意思出见人。的妻子终实在法忍受种窘迫生活,何况发自己的夫还落残疾,气之下,整个人便凭空消,后来别人说跟着一卖猪肉男人跑

一来,辉在一时间里底成为村里人热门议的重点象,大众说纷,当然多的一话无非是——里好好地不种,非得跑外面打,没学家挣着,最后个老婆看不住。

当然,令人同的可不光辉一,早些村东头大社外务工发的事情,同样让有人感值得引为戒。

话说这社外出初两年算稳定,在外挣点钱财也够家用度,媳妇给生了个子。就样,女在家照孩子,人在外工挣钱,算得上美满日

好景不,女人然就得到大社消息了,焦灼不的她四差人打,可总没个准

整个人是从人彻底蒸掉了。

大社的亲同样感不安,只身前自己儿所在的市寻其迹,慌张张打了近十,竟一所获。

正在所人都猜大社是身遭不的时候,外村一同样出打工的轻人在底回家时候,自己曾过大社,还见他边搂着位衣着尚且靓的年轻人,那两个人从一辆色轿车下来不,自己想去跟社打招,但因距离远,又看他着光鲜,怕是自认错了

么一说,便又有推测大应该是外面找个有钱小老婆,把自己里的媳给抛弃,毕竟社这小子人长魁梧白,哪家娘看上他也正不过。

大社媳起初并相信这说法,看着怀自己的子,心想:大就算忍抛弃自,也断不会撇这么可的孩子管不问,毕竟这是他刘社的亲肉啊。

大社父为了确自己儿的去向,他只好亲朋四借了些,循着的线索次出发。然而他回来时候,个人则是丢了儿一般,终日郁寡欢,门不出。当旁人次问及时候,也仅是胸顿足,破口大道:“我是养个畜生,莫说他己的家要了,我这个亲他都认了!”骂着骂,便泣成声起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