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卖牛(1 / 2)

加入书签

望着可怜男地愤然去,屋的众人无一人出挽留,仿佛什事情都发生过,依旧吞吐雾,笑自如。

品良到家中,始终难那面色灰的表。妻子来知其行不顺,连忙问:“怎回事?没拿到?”随后见丈夫言不发,直到许才似有无地“”了一。她心纵是焦万分,不好再续追问去。

良瞧了孩子,样子孩是哭累,已经妻子怀睡着了,只是不何时会次醒来,妻子也因此不将孩子下,只紧紧地在怀中。

“不再等了!”品良中暗暗忖,突萌生了个大胆想法。

他再次到院中,回头且光坚定对自己子说:“秀华,在家等,我将卖了去。”说完向牛棚去,好不容妻有商量余地。

秀华一,有些敢相信,心里又又怕,觉着空落的。到品良经将牛了出来,她这才起身,着孩子上前去,轻声斥:“你牛卖了,来年地怎么办?总不能靠人力?又该么跟咱交代?”

品良有回答子的问,但也有因此消自己念头。

“总不眼睁睁着孩子饿死吧,借的钱借过了,实在是有别的法了。”

听着夫无奈说辞,华也不再多言,是啊,此之外能有什办法呢?方下孩才是最要的,要孩子好好活,自己苦再难算得了么。

在大门,秀华着自己丈夫拉牛远去身影,角处忍住滑下滴泪水。毕竟为这只牛,她可是天都起贪黑地野地里,或者河割草,实在在喂养了年多,究是会些感情,若不眼下遇了难坎,她说什也不愿离开这家中。

……

了大约个小时,天色已渐渐暗下来。

秀华在中焦急等待着。在这期,她不一次的温热的水装在瓶中,“哄骗”啼哭不的孩子,亦或是轻摇晃,嘴中唱着乡通俗的谣,以换来片的安宁。可挨饿的婴儿然并不会这些,只是饿越久,的越频,一直到声音哑,哭秀华的里犹如割。

甚至想用些稀的红薯糊给孩喂下去。她记得经听自母亲那辈人说,早年饥荒的候,好没奶吃婴儿都这么喂的,而能有红糊糊吃算是好的,条更差些,但凡不死人东西,成稀糊就往婴嘴里送,一个个终不也长大成了嘛。总是觉有几分理,可前品良这种行并不认,且说:“那以前的穷的没办法,不得已,侥幸活来的都无关紧,那些孩子喂了的,会提这事情呢?”

还想过次抱着子往村西头刚好哺乳期刘户嫂中走一,看看户嫂能有多余奶水。是她心明白,己上次她家中时候,显引起家的脸露出了悦的神。秀华不因此怨,只愧疚于次麻烦人不说,兴许人自己的子都吃饱,况自己的公早些还与她有过些争执。

想到品应该很就能卖牛,将粉带来,秀华遂打消了些乱七糟的念。她看窗外昏的天空白色的雪相互衬,散出一种雾般的感,加外面静可怕,华心中此变得惴不安,又开始忧起来己的男了。

于,门传来一“嗡呀~”的开声。

华连忙大门处步走去,她看到己丈夫上身此已经布一层薄的雪晶,即便戴帽子,黑的脸上也难冻得通可见。

雪地中走不易,品良口粗重的息声,成道道气散去。他露出白的牙齿,冲秀笑着并了拍怀抱着的子说:“臭蛋子饿极了吧,这路上着东西在难走,我把奶买过来,赶紧他喂吧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