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借钱(1 / 2)

加入书签

又是年凛冬,位于HEN省东一处不眼的小庄——楼村的上早已满了一厚厚的雪,鹅般的大漫天飘,仍未半分要止的迹。家家户都紧着大门御严寒,整个村在此时得格外静。

子的正心有一住着人的小院,院内房的墙体是由土构成的,只有地和屋顶用着牢的砖瓦。

在当,这种土培的子基本已经没多少年人在住

这处小的厨屋传来一婴孩的哭声,见屋里着一对轻的夫坐在锅一旁,子正起用一只抱着刚来的婴,嘴里出“呜”的声并不停轻轻摇着,另只手则着自己丈夫心如焚地开一盒一盒奶罐子,而这些子却全空的。

“没有。”男吻了吻哭不止孩子,时间不该如何好,可的他哪连半勺粉都找到了。

“孩子么办?不能让这样饿吧,你仔细想,你那书里还着零钱?”女抱着侥的心理道。

“有的话,早该翻来了。”

男子完,就到自己子的眼不争气红润起,急忙言劝慰,只是妻哭得更了。

子见状,心中又尝不想哭一场,他时刻抑着自,他是中的顶柱,他能让自哭出来。

家中少,粮又连年收,加上缴的种费用,根本没什么经来源,母更不帮衬自,就连孩子做服过冬料子也向别人来的,子一步挺到现,男子未听妻抱怨过么,妻来到这家中,直都在着自己苦,每到这儿,就会让心里觉无比愧

就连孩也要跟一块儿苦。

“总这样不是个法,要我去,强哥那拿点?”男子面妻子试性地问,这件他不敢自拿主

是高利,咱还起!”

“再这下去,子都要饿死了,他还不的起,下孩子紧。”子心中定主意,站起身,看妻并没有拦,显也是默了。

推开屋,一阵风袭来,在门口足了片,又回看了看儿,关屋门,紧身上件唯一略显单的棉衣,走出大,径直村西头方向去

的积雪经没过脚踝,子一路来,只见到自一个人下的脚。他走并不慢,很快就到了村里那唯一栋二小楼的门前,就是他中强哥家门口。

“咚!”

初男子轻轻地了两下,过了久也不有人回,于是起胆子力又多了几下,结果还没有动,他不地四下顾,所没人,是被人到问起来此作,传了去毕竟怎么光

呀?这来!”子正失的准备去时,道粗哑女声又他拉了来,他回之前丧的神,转而带笑容,待那女前来开时,热地喊了强嫂。

“我就外面有,他们不信,说大冷天你咋这儿了?”强怨里怨直接了地问道,更何况的也并是什么客。

“我,我强哥有事说。”男子尴地笑了,有些为情。

强嫂对上下扫了一通,有些不烦地安道:“在外面跺脚,要把雪进来了,进来时忘了把带上。”说完转就回到屋里去

小心翼地将门上,收了好一子,这卯足勇走到了哥家的屋里去。他轻轻推开屋,一股热腾腾炉子烧的暖气杂着香的味道面而来。尽管香的味道他感到适,可外暖和房间又他觉得分惬意。

“哗哗啦!”

麻将动的声传入男的耳中,在屋外于风雪的缘故,他并未意细听,没想到子里竟这番热。坐在将方桌门的强,此时和另外名男人说有笑,嘴上噙的散花烟在说时不停上下晃

人都在子上放一小沓票,有有零,看得男两眼放,心痒耐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