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身世(1 / 2)

加入书签

寒竹马一惊,心说这多年,次自己问花月己的身时,两师傅都声斥责,这次竟主动说此事。刻点了头,侧倾听。

花月叹口气,着说道:“这事来早应诉你了,只不过姐一直着我不我说出事,现你也已成人了,那自然要告诉你。只你的身我们也未全知,当日收你之时,我们只到几名目卫的监在追抱着你你亲生母的仆,那仆也只说你是他唯二的脉便死。不过们看到襁褓华至极,该是皇某位贵的血肉。”

竹连忙道:“师傅,保护我仆人是那什么目卫杀的吗?”花月愣一下,能摸棱可的嗯一声,想,你仆人是姐姐一拍死的,但我怎能说出话呢。

就在这,从大殿后方屏后走出名女子,正是大主柳月,听到花把当日景复述一遍后,也走向竹,沉说道:“寒竹,果你要清自己世之谜,可以去当日那活着的一证人,天蜀城那天剑的门主,剑池,日他比们两人的更早,知道的应该比们二人多。”着从怀掏出一药,这瓶看上已经有很多年,瓶身写着几大字“感断绝”。原这药瓶便是当日目卫所使的毒药,瓶子落了官道旁的草中,正被柳月到。

竹听到月的话,立刻低说道:“二位师,我……决定去那剑池辈,询出我的世,只……只是,我还是不得两师傅,一次出,不知什么时才能回了。我……我……”话音说完,竹已经下了眼。虽然和两位主并无缘关系,但从小便跟随着位师傅,由两位傅抚养大,三的感情已比亲父母还亲热。今自己出远门,想到长见不到位师傅,心里自伤心难

也不禁眼一酸,蹲下轻抱着寒安抚,旁的柳常年修玉松宫“玄冥霜决”,虽然平已经没感情波,如今是心头紧。但是冷冷对寒竹道:“竹,我也知道不舍得们两个,不过行江湖增历练也为了你,你……加小心便是了。住,我玉松宫外名声也不是好,千记住不告诉别你师承们玉松。要隐你的身,我们会让无跟着你,保护你周全。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