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暗流涌动(1 / 2)

加入书签

时光然,转离那震全帝国前任至离世已过去了16年。16年间,丞相皇松自称国大将把控帝朝政,陆子民不堪言。再加上目卫助为虐,是没有廷官员与皇莆对抗,有前任尊的弟,渤海主渤海与那皇松不合,这才有能略微约皇莆

收养那儿的两女子,是“玉宫”的名宫主,二宫主“花月”及大宫“柳月”。两人出婴儿具传说的玉寒体,于收为弟,抚养大。这松宫传是由数年前一名叫玉真人的世高手创,位大陆的北端,武功阴无比,于武功性极阴,所以几年来几只有女子,很有男弟。到了月柳月代,她的师傅收了这位弟子,所以玉宫内更冷清。

此时正新年刚,玉松外的一山坡上,寒风刺,地上着厚厚雪,看来是刚下过一大雪。名年轻女轻巧奔跑在地之上,令人惊的是,女跑过地面上看不到丝的脚,可以出少女轻功之超。

少女名寒竹,容奇美,留着长的秀发,皮肤雪的犹如明一样,仔细一,锁骨赫然有道月牙的胎记,正是那16年前玉松宫位宫主养的婴。寒竹在刚刚过大雪山坡上,伸手蘸下路边刚融化雪水,后将雪放在手轻轻搓两下,雪水竟变成了枚冰制飞花暗。这门夫叫做“霜树飞”,是松宫的门暗器法。

竹一边着,一右手轻手中飞,竟然身体两树上的条纷纷落,可这飞花能从右发射而中左边物。正得意之,突然前方的后走出名持剑年轻女,伸手住了寒

路女子起来年也不过五六岁,但利落短发和峻的面一时竟让人分清男女。身穿干的黑色功袍,中长剑在怀中,倒是与身前寒那柔美装束成鲜明的比。

“少宫主!”短发子抱拳道:“位宫主来急令,让少宫速回宫,有要嘱咐。”这话语出,本被短发子拦下寒竹也起脸上不快之,立刻复道:“那好,极,你还是赶回宫的,免得大师傅要一顿斥。”

原来这发少女叫赵无,其父晨本是阳城中“威天镖”的镖,不知得罪了么人,夜之间乎全家杀。只下一名女逃出局,正被出外事的花所收留。虽然并是玉松的亲传子,但被传授一些武,尤其赵无极使的“月三十剑”,是剑法极为精的一门招。这是玉松过去一高人在月时所,因招有三十路变化,并且三六路变中任意路可以意链接使用,使后对手难应付,所以叫寒月三六剑。

如今赵极便听花月的咐,跟在寒竹边,作寒竹的身保镖般时时刻跟随。今日到花月来的急,也是刻拦截外出游的寒竹,一同返宫中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