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官道追捕(1 / 2)

加入书签

早春晨风轻吹过满的杏花,帝国的蜀城迎了最佳赏花季。照例,此时从国中心入天蜀的平民族们应络绎不。可今的蜀中道却一常态,光路上见大量旅客行,反而空荡荡。

“驾……驾……!”

反常空的官道极速奔的是五骏马,匹马上骑着一穿着雍华贵,容秀气带着一阴柔杀的男子。这五人衣着如是有识士见到,一定大震惊,为他们上的长上不仅金丝绣的花朵、虫鸟等见的装,在中甚至有条蟠龙。

要知,在帝内,只代表最权力的尊才有格使用这样尊的装饰,因此几人的份,必与帝国宫里那至尊有

五人前的,则一辆已破烂的车。马前面驾的马夫嘴角渗,看起应该是经身受伤,但依然控的马车前疾驰。不错,五人正在追击辆马车。马车内位衣着通村妇,但面容荣华贵女子正着一个褓中的儿,同满头大的低着,眼睛也不停眼泪流

五位男追击这车已有日,眼前方马的车夫力越来不支,头的男立刻踩马匹,空飞起时右手然多出一枚峨刺。他极快的度飞向车,右的峨眉凌空刺,车夫看大事妙,立拔出胸的短剑向男子,短剑以种诡异弧线反向阴柔子,显这剑法是无比高超。

但车夫已重伤,刺出的虽然路奇诡,毕竟速太慢,没触及柔男子臂就被眉刺贯穿。剧痛下,车从马车重重摔,失去驭的马也翻倒路的一。领头阴柔男和赶到四人慢靠近早倒地的夫。

头男子峨眉刺地收回中,慢开口道:“程将,宫中主子早换了人,你还执不悟什。虽然武功也超群,还能逃这么多目吗?”

被称程将军车夫慢抬起头,一口唾吐在地,却已含着血了。车开口道:“哼,群无根小人,任至尊你们天卫不薄。至尊刚仙逝,你们就合那奸妄图架少主。呵,我渡虽然是一介夫,也耻你们行为至!”车刚刚大两句,刻咳嗽止。

天目卫,是几百前,由国的创者,第代至尊一大陆所创立宫中机。选取幼进宫,有武学赋的太们交由中的好训练。后用以制宫中大臣,时执行些见不人的工。到了在,天卫已经了帝国支不容视的武力量。

领头男身后一缓缓走,低声道:“不必如,我们只是听祖宗命行事。将军,也是我敬重的汉,不把小姐出来,们保证可以安离开,至还能回宫里您的护将军。”

一听这男子话,程心里一,面露色,回看向侧的马车,只见车内的那夫人缓爬出,也受伤浅,坐车厢的板上,着婴儿句话不,只是静流泪。程度看女子和儿皆保了性命,提起的慢慢落地。

“别痴心想了!自然知那奸相斩尽杀,少主几位哥姐姐早遭了你毒手,剩下这一的一妹妹。咳、你……你不杀了,休想去。”度拔出剑,看这五人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