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:试(2 / 2)

加入书签

“都什么问?”

“第一个题是籍,第二是加入平天国时间。第四次砍头就因为我口说了时间,王指着说我是细,就我砍了。第三个题,是么守苏。你前也看到,这个题很难,我好几死在同个地方。”

淇刚才“死”,她知那一刹有多痛。她捏捏他的,目光毅地看他,“们一定离开这房间。”

“嗯......我我,我只是心......心我姐。”

“白指挥,如今大当前,知你有良策?”

高兰放开他手,对点了点。白安知道他将要面什么,他这次前几次定了许

NPC动让出条道,安华诧之余,之前一,往前了几步,对着慕作揖弯。慕王过身,手自然垂着,手扶着侧佩剑剑柄,光炯炯看着他。

“虽敌当前,卑职却为,我应当以退为进。”这是高淇答过,这也慕王第次没有马砍死

果然问:“你说我们该如何‘退’,怎么‘’?”

慕王这问,不就是要他们给一个解问题的案。之高兰淇的方案“假降”,一开没有问,是在其中一王认同的方案后,她方案才被曲解,他们才判死刑。方案身没有题,那现在需做的,道是不那个王话补充?可他又什么办控制这相当于级NPC的角色,让他不话呢?

头顶传慕王低的声音,“白指,你倒说说,们要如退,如进啊?”

白安额头上始冒汗,细密的珠慢慢下,汇在一起,变成一又一滴汗珠子,有的顺他的脸流进脖里,有没有去,直接落在地上。

怎么答,他认为应该是道的,答了之的事,该怎么呢?这与不说,结果都一样,他还有么好说

华突然到一阵胃,他得自己要吐了,他心里始想着,反正之也被砍,也死,大不再死一好了,正还会活过来,再死次而已,有什么不了的。

慕王他一直答,双紧锁,促道:“白指挥已献计,何不献?还是,你还什么居?”

安华咬牙,双一闭,“我......”可是,兰淇也跟他一,再死次的啊,凭什么。“我为当……”

淇抬手脸擦了,一看子,上赫然出一片血。她吸吸鼻子,闻到一丝血腥,一摸,她果然了鼻血。哼,都“死”过次了,点鼻血得了什。她抬一擦,两边瞥,身边“人”立定在地,对围的事若无睹。这些人,只有个身上着兵器。

那个王又在了,他着白安,心里乎很焦地等待的答案。

高兰端起右,手肘前,直撞向她目标。从那个“人”的侧拔出把剑,离她只五步远慕王劈过去。

“铛”一声,安华抬看了一,.uukansh.om一屁股在地上。

没想这慕王应倒是快,他边问着安华,边还能着心思,瞧见高淇不对,右手经摸到剑的把

淇就算怎么强,她毕竟一个女,就算前这个,被她认只是一数据的,设定也是力强她数倍的男。她的,就悬慕王面,相距过厘米,可不管再怎么使劲,这刃是丝无法再前的了。

高兰轻笑一,放弃进攻,扔掉手的剑,出“哐”一声,她抬头胸的站慕王面

的刀架高兰淇脖子上,他冷笑声,看白安华,问道:“贵夫人,这是何啊?”

白安华子一片白,他知道高淇想干么,他巴道:“她............她......”

高兰淇:“我夫妇是军派来奸细,来刺杀的。”

白安华大了眼,一个都说不来。

王爆发一阵狂,“好,好啊,们也是胆,只惜跟了狗这等人。不我佩服们,就你们死干脆一。”

话音刚,高兰的脖子已有一血痕,脖子上血喷到王的脸,慕王有擦掉,将脸转白安华。

“白挥,贵人果真女中豪啊,眼都不眨下。”

白安华吸逐渐重,他着大白慕王,定地说:“你来。”

“好!”王叫道,“你们是好样,你们到地下,继续做对鬼夫吧!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